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时间深处,落英缤纷

今日相乐,必当喜欢

 
 
 

日志

 
 

听格非说故事  

2013-08-19 16:13:39|  分类: 那些人,那些文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听格非说故事 - 时间深处的鱼 - 智平的琉璃世界

鱼摄于2013-8-18无锡图书馆
   

   格非从来不是很红的作家。即使,从学生时代起,我读了他的几乎所有作品;即使,在讲座结束后,请格非在《春尽江南》扉页上签名,一派小文青的天真表情,我也未必全然欣赏他的文字。

    格非不善活跃气氛,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一个挺严肃的人”——先锋作家代表,清华大学中文系教授这样的背景,自有威严,本也无需多言。格非的出场,个子不高,头发花白,面色平静。步履从容。

    两个小时,说的是《阅读的人生意义》。一个挺严肃的话题。

    我喜欢格非对于阅读意义的追问,那是一种藏在理性后面,渐行渐远的文学热情。

    稍事整理,与所有曾经的文青一起分享。

故事一:

        上个世纪90年代初,西藏。十数日的大雨,让手无寸书的格非充满了寂寞,于是,“总得读点什么吧”,在朋友家的书柜里翻遍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一向以严肃文学著称的格非第一次发现,原来,金庸的武侠书“也不那么难看”,而大雨滂沱读闲书,也是人生“难得的境遇”。

故事二: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尚在华师大中文系就读的格非与哥们李洱(中国先锋文学之后最重要的代表作家之一。现任中国现代文学馆研究部副主任。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在一次散步时,听到一女生读书读到乐不可支进而几乎委地的境界,所读竟是中文系才子们奉为圭臬的卡夫卡《审判》,大骇。原来,“以娱乐的眼光读书,或许可以避免先入为主”。也算是这位理科女神给两位后来成为先锋文学教父的中文系小男生上的深刻一课。

故事三:

    当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某些重要书作尚集中在某些人手中的时候,匮乏激起了更大的读书欲望。

    格非以一个故事敬礼那个“书在空中飞来飞去的年代”——

    纪德的《窄门》,在大陆尚未有中译本出现时,某日,牛人马原手持台湾中译本奢华逗留在华师大22个小时。22个小时,被十几个文学青年以2小时/人,黄金切分——以两个小时为单位速读《窄门》。当最后一个人将书恋恋不舍地还到马原手中时,每个人内心都充满了从未有过的幸福感。

故事四:

    1999年,格非因为种种原因,离开华师,前往清华。临别时导师钱谷融先生只八字相赠:

    随遇而安,逆来顺受。

    格非说:阅读的意义在于寻找知音。人应该有敏慧,寻找书与人精神的契合。而书中的智慧可以穿越千年的时光照亮泽被千年后一个陌生人。

    书移交给我们面对世界应有的态度——我喜欢这句话。

  评论这张
 
阅读(230)| 评论(7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