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时间深处,落英缤纷

今日相乐,必当喜欢

 
 
 

日志

 
 

近日书  

2016-01-29 11:02:54|  分类: 灯下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日书 - 时间深处的鱼 - 时间深处,落英缤纷

 

    外忽晴忽雨,于我,不过在每日家务之余读些闲书。翻捡近两月所读书,想老树说的,江河水乍暖,静心待花期,不觉就又是一年春来。

    十二月。宁从武汉为我寄来卡佛《当我们谈论爱情时,我们谈论什么》,于漫不经心的克制叙述里有山峰巍峨处的惊悚。

    为了开好汪曾祺的小说《陈泥鳅》,翻出家里所有的老汪头。是第几遍看汪老《大淖记事》,《受戒》,《金冬心》了?复读,我才有底气说“能上出汪曾祺的味道”。这本书,最后也是最好的归宿,是送给了开课班级的小朋友。我究竟没舍得将三联版的《岁朝清供》 送出,哈哈。

    下雨了。对着新借的五本书,心里出奇安静。麦克尤恩《最初的爱情,最后的仪式》。马塔斯《似是都柏林》。奈保尔《半生》。博尔赫斯《小径分岔的花园》。项丽敏《器物里的旧光阴》。在这样小径交叉的花园里,在旧光阴里度过半生,想来,也是愉悦的。世间事,再繁多,且等过了书瘾再说。 

    有一种人,他一开口,就有一种迷人的腔调。比如博尔赫斯。连读了两遍《小径分岔的花园》,几乎迷上了彭建造的时间主题花园。 

    这似乎是老头难得的像小说的小说,其余,勉强读完了《通天塔图书馆》、《巴比伦彩票》,再看《赫伯特·奎因作品分析》,《特龙、乌克巴尔、奥比斯特蒂乌斯》已经是云里雾里了。哎……没办法,智商不够。

    转看麦克尤恩,“他的叙述似乎永远行走在边界上,那些分隔了希望和失望、恐怖和安慰、寒冷和温暖、荒诞和逼真、暴力和柔弱、理智和情感等等的边界上,然后他的叙述两者皆有。就像国王拥有幅员辽阔的疆土一样,麦克尤恩的边界叙述让他拥有了广袤的生活感受。他在写下希望的时候也写下了失望,写下恐怖的时候也写下了安慰,写下寒冷的时候也写下了温暖,写下荒诞的时候也写下了逼真,写下暴力的时候也写下了柔弱,写下理智冷静的时候也写下了情感冲动。”(余华语)连看了《家庭制造》《蝴蝶》四个短篇。那么残酷的丰盈。突然想起,我看过他的《赎罪》。 

    最初怎样的误导,将奈保尔定位为安静的美男子,不得而知。《半生》读完,刻薄,苍凉,自卑,傲慢,不甘,宿命,许多悖论矛盾而合理地浑成于老奈的文字里,让人不得不原谅了他的私品:除了写作,奈保尔就是个恶棍,有人如是说。

    读得发冷时,会去看项美人的旧时光。永远清新,永远如我一般逗留在表面。而被称为“作家中的作家”的马塔斯的《似是都柏林》,终于半途而废。

    一月。一月的注意力都被《云在青天》占据。以受众的角度读自己的书,半生回望,这个“她”在“我”心中真真假假,重重叠叠是一种很奇怪的温柔。

    因为书的关系,得到杭州书友S寄来的波兰作家舒尔茨《鳄鱼街》与特拉克尔的诗集《孤独者的秋天》。林克的翻译太差,可以催眠,啊,在冬日,睡长长的觉,是一种幸福。而舒尔茨的《鳄鱼街》是一种太神奇的文字,让人所有感官醒在清晨。会想起《栗树街的孩子》。向优秀的文字致敬。 

    图书馆再去,罚了七块大洋:超时十四天!这大约便是上两个周日折腾的代价。借巴里克《海上钢琴师》。黑塞《德米安:彷徨少年时》。帕特森《长夜将尽》。张宗子《花屿小记》。葛一敏主编《幽暗世界》。

    寒假了,正是读书好时光。

    晨起,读了半本《海上钢琴师》至斗琴部分,有托纳多雷的电影在前,巴里科的文字里却别有神秘与孩童般的天真。然而,这样的文字居然陡然松懈,后半部分与电影的艺术水准相差十万八千,是可以气死人的事情。是该责怪译者,还是怪老托太神奇?

    六年前带张宗子《途中书》去厦门,私心里总觉这厮自比张岱未免傲气。久不读张文,《花屿小记》第一篇篇末云:至情至性之人,必有世俗难解之所为。人为凡事皆有正当理由的人,纵然从蚂蚁成长为一列火车,他一生之全部所为,不如改变一朵花的颜色。

    老张究竟还是老张!大寒,读完了张宗子《花屿小记》。这天蝎座的老男人,说夜叉,谈媚物,嚼破红香堪换骨,却也有趣。 

       对于龙应台的《大江大海一九四九》,高华君有评论曰意象复杂,场面宏大,是一部罕见的中国近代南渡史。作为读者,我关注更多的是书中写她的父母槐生和美君千辛万苦,万里漂泊到台湾的故事;是当年的小人物,在60年前背井离乡、生离死别、逃难、跨海、落地生根于台湾的故事。包括那个有着文青气质的日本年轻人田村。

战争,哪里有胜利者?就是龙氏所言:所有的颠沛流离,最后都由大江走向大河吧。

——读好书,还能读到泫然泪下,也是读书人的福祉吧。

帕特森《长夜将尽》是余近日读到的好书之一。一场轮船大火,夺去了父亲、母亲和两个弟弟的生命。六年下来,生活彷彿无雨无晴,小说中的“我”却一直无法确定,他到底有多在乎一桩家族悲剧事件。直至六年之后,“我”唯一的哥哥企图自杀,“我”才开始把沉积已久的记忆倒回,让父亲既近又远的人生重新出场,也逼使“我”必得重新确认那一场轮船火灾。

    这样的书,有北欧特有的清冷,克制,让我终于有多年没有的半夜起来读书的经历。可是,当我读完,重新寻找在梦中“我”与哥哥一起在雪融时跳下冰块一起滑行,而父亲拼命追赶的一节文字,却无论如何找不到,倒反而,如同我做了一个梦。梦里,有北欧的森林,冰雪飞溅……

 

  评论这张
 
阅读(877)| 评论(6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