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时间深处,落英缤纷

今日相乐,必当喜欢

 
 
 

日志

 
 

从乍见之欢,到处久不厌:萨拉说《云在青天》  

2017-01-12 14:25:09|  分类: 灯下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乍见之欢,到处久不厌 - 时间深处的鱼 - 时间深处,落英缤纷
 

    我对我这个唯一认的,做领导后长于公案,日理万机的妹子,也算无话可说,只能说:坏蛋儿。
——写在前面

        阿姐的第一本散文集《云在青天》付梓已有年余,某却以“笔力不逮,深恐辜负”之名,惰于书评。实为不该。

        阿姐自称从来大喇喇,是北方大妞的爽利干脆,可以“策马饮天涯”,快意刀山中草,但骨子里却是南方阿囡的小桥流水,可以“雪夜拥衾读世说”,是时间之外,跟着河流走的大地上的花朵。

        犹记得,初读她的字,是《边城:云流淌处》,几乎立时拍案。
        于文字,一直是尤其挑剔的人,尽管时常眼高于头顶手低于脚底。
        “案头有从凤凰带回的沙漏。可以听见时间小兽般逃走偏转身温柔微笑的声音”。我能说我被这开篇两句惊艳到了吗。
        曾戏言,将阿姐的文章多敲几个enter,就是一首首节奏舒缓的现代诗了。这叫什么?哦,名家们将这称作“诗性”,要追溯的话,得追溯到先秦诗经那块儿去。
        她的字,多多少少的还是受了江苏老乡汪曾祺的影响。老汪的不事雕琢的抒情主义,纯粹文人的淡泊达观,也有其师沈从文的影子在。他推崇的明清小品泰斗张岱,同样也为阿姐所青睐。兜兜转转的,这世界果然是个规规矩矩的圆。

        扯远了,还是回来道道阿姐的字。且从“比喻”这一斑来窥其全貌。

        比喻是极富情感色彩的修辞手法,彰显了为文者的思维、想象力、阅历,甚至生命的体验,有化平淡为神奇的超能力。不记得谁说过,当你一时无法描述某一事物或者某种情状时,请选择用比喻。既让人读后恍然大悟,心有戚戚焉,又让自己心中陡生欢喜。唯此才可两全其美。
        论比喻,张爱玲是高手,刘亮程也是。前者的生命的华美袍子,后者的黄沙梁的云朵,无不让人拍案叫绝。阿姐的比喻,兴之所至,信手拈来,是历尽波澜后的不动声色。我的印象中,不用翻书,也能想起她字里的有趣又好看的比喻——
她写栖息的鸟雀,是屋檐上的“单书名号”。形象,简单,饶有趣味。是孩子般单纯的内心,干净如蓝天下的逐风而走的云,自在如晴空下飘过窗前的蒲公英,让人会心而笑,忍不住伸手触摸。不觉莞尔。
        她写父亲的头发,是“芦苇清霜”。让我想起老父。他满头的白发何止芦苇上的霜,简直是屋顶上的雪:漫天飞舞积雪成堆。隔着千山万水,穿透光阴的重重阻隔,仿佛看到父亲青年时英俊笔挺的身姿,是一株迎风不弯腰的芦苇。这样的句子,让我落泪。几乎不忍读。
        她写年轻时(她现在老么,真是的!)穿过的一件蓝布裙,是一尾蓝色的水草。其实在淡水里的水草,少有蓝色,只有在大海里,深深的大海里,才会因矿物沉淀于内而呈现蓝色。那些以深海蓝做底色的水草,最终沉睡在无尽的海底,虽泯然众草尚宁静自在。谁的春天不是一首婉转的歌呢。调子新奇也罢,流俗也罢,总能让人狠狠喜欢上一阵子。作为青春的记忆,这蓝布裙是宣纸上遗落的一滴墨,风干不化,纸碎犹存。

        修辞是技巧,是载体,反射出的是为文者的情怀和境界。她要看到我这样子讲话,一定会瞪着眼睛佯装发怒,说“少来”。最近在看蒋勋,几乎就快要被他的“农业伦理”、“贵族文化”、“宇宙意识”等等高大上的词汇整出神经病来。看样子,一味埋头做学问的老学究在我这里倒一点都不可爱了:他们往往把简单的事情搞得云山雾罩,似乎这样才对得起他们头顶上的各种头衔。当年老张写《春江花月夜》的时候,一准没有想过将这首诗整到银河系去。千年之后,老蒋成功地做到了。诗言志,诗言志,讲的是诗由心生,水到渠成,你一整成高深莫测,我要喜欢得起来才怪。(呀,又扯远了。回来回来。)

        倒不如来看阿姐的字。
        她的字,动的,静的;活泼的,内敛的;清浅的,深厚的,永远有一股子说不出的清冷,是岁月沉淀后,“抵达生命深处的宁静”,这宁静,像看一帧民国的肖像画,须得将繁华抛却,将喧哗隔开,才可看见黑白分明。
        年少时的冷眼旁观,成年后的与世无争,父母公婆,二妹小弟,先生毛豆,侄儿侄女,一粥一饭、一曲一歌,在她的笔下一幕一幕缓缓拉开。尤其描写父母的那些字,让人读后于苍凉里看到了花开。
        她的笔下,年轻时风风火火,老了却成了父亲口中的娇嫩光鲜的花朵的母亲,是乐府诗里,磐石旁的蒲草,柔弱又强韧;行伍出身,却极有书生气的敏感孤独的父亲,坐在藤椅里读书时忧伤的样子,是旧时月色下的一棵竹子,有着清凌凌的寂寞。。。年少夫妻老来伴。两个性格迥然脾气各异的人,最终在岁月的磨砺下,长成了彼此的样子。你的样子,就是我的样子。像极了我在谁家案头上看到的一对瓷塑的在垂钓的阿公阿婆,彼此依靠,怡然自乐。
        读阿姐的字,即使身处闹市,也会内心一片安宁。如那年旅途中看到的一片汪洋,经年之后,忘记了它的名字,只记得它的样子。

        匆匆走笔至此,突然想起毕业册上某君的留言:“Sara,你要多么寂寞,才会像龙应台一样拍着桌子狂喜”,龙应台如何因为寂寞拍着桌子狂喜未必得我称赞,阿姐“青山卷白云”(王维诗)似的冷静自持才是心头所好。因为生命最终回归于平静,所有的心事结局最坏不过一声叹息。

与其人,与其文,是乍见之欢,是处久不厌。

谨以此不成器之小文,致敬《云在青天》。


  评论这张
 
阅读(559)| 评论(5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