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时间深处,落英缤纷

今日相乐,必当喜欢

 
 
 

日志

 
 

寻找一张文学的面孔  

2017-01-19 10:52:53|  分类: 再见诗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寻找一张文学的面孔 - 时间深处的鱼 - 时间深处,落英缤纷
  
        TA似乎应该是鲁迅式的横眉冷对,或者略略站开些,张爱玲模样的,或者萧红般对世界永远有一种孩童的天真表情。
        在一堆你好你好某某老师你好你好某总某某某久仰久仰某某某某请指正中坐下。文学的世界也热闹,每一个人都可能是你在超市或者广场上遇到的无数热闹面孔中的一个。
        好吧,我承认,我落伍。矫情。
        矫情到习惯性选择安静的角落,习惯性拿出随身带着的书。
        那天,是荫子和她寄来的诗集《与季节有关的事》。
        认识荫子也有好几年了。
        我这人吧,说静也静,说闹腾有时也会很闹腾,斗嘴耍贫,尤其是熟了点的。可是,说也奇怪,对荫子,我始终不敢。
        荫子身上有一种奇怪的气质,安静,疏离,是那种深宅幽兰的气息,让人不敢造次。
        荫子爱旗袍,身上有民国时候的味道。文字里有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人共同爱过的台湾诗歌散文的影子。
        譬如这首《纪念》:
        花就这么开了,
完全不在乎,
开在春季,还是秋日。
就像凋落的时候,
也不在乎,
是在黑夜,还是黎明。
        你在文字里可以读到余光中,读到洛夫,读到郑愁予,或者周梦蝶。
        这么多年,我们终于学会虚与为蛇,学会在热闹场合适当的热闹。
        在一个热闹的世界,我能说,敢于安静有多重要吗。
        还好,在我们的心里毕竟固执地留着一角,在某一个时刻,遇到同类,才会伸出触角,轻轻相握。才因此知道那种会在众生喧嚣中,使人瞬间剥离的华丽一杯凉,有多不容易,有多易碎。
        有多珍贵。
        譬如这首很喜欢的《最后的村庄》:
        所有人都已经离开,
抑或正走在离家的路上,
这时候尾随我而来,
穿过街巷,穿过过往,
尾随我而来的,是风,
追随整个村庄,
却只吹在我一个人身上。
        我对成都素有好感。喜欢那里天然的懒散与随意,还有一点独属于蜀地的神秘。那里有小吃,有茶,更有阿来,翟永明,有西闪,西门媚,有洁尘与凹凸,还有冷美人荫子:
        如果一定要揭开面纱,
那么文字是说明,
是表达,
也是一种误解(《面纱》)。
        一个出了本书,就咋咋呼呼,入了个作协,就啁啁啾啾的人,看到另一个人,出了三本书,早就是四川省作协会员,只淡淡地说——“也许是因为年龄和性格吧,我总是怯怯的。”
        所有的张扬,在这“怯怯的”三个字面前,都噤了声,止了步。
        这个怯怯的小女子,怯怯地寄了阿来,沈胜衣,祝勇,洁尘于我。
        这个怯怯的小女子喜欢安静的书写,一直在路上。
        这个怯怯的小女子写在扉页上的后一句话,一,直,在,路,上,我,很妒忌。 

  评论这张
 
阅读(870)| 评论(10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