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时间深处,落英缤纷

今日相乐,必当喜欢

 
 
 

日志

 
 

人生那么短,要与有趣的书在一起。  

2017-09-11 16:21:46|  分类: 似水流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生那么短,要与有趣的书在一起。 - 时间深处的鱼 - 时间深处,落英缤纷
    鱼摄于苏州艺圃
        暑假所读书不完全清单。与博中个别篇目难免重复,重复部分,看官尽可以略过。
——写在前面
        暑假,对于书虫而言,最大的奢侈在于可以有大把大把足够辽阔的时间来挥霍。
        七月。读严歌苓《非洲手记》,每一个回合都能嗤嗤乐半天,这样的一个严歌苓,迥异于陆犯焉识,金陵十三钗,少女小鱼的严歌苓,幽默,开朗,能自黑,甚是好玩。
        知道青简,是因为她的二十四节气摄影系列,读她的《廿四》,文字清奇,一气儿从立春读到大暑篇。去搜了她的资料,才知道这女子是上海瑞金医院消化科主治医生,“准专业摄影师”,爱文字及摄影,且生得美,让人好生羡慕!
        刘亮程《在新疆》与《一个人的村庄》,男性视角下的新疆,与李娟《我的阿勒泰》、《冬牧场》《夏牧场》构成不一样的新疆。前者,让我总想起老刘最爱的驴子,闷,倔,辽阔,苍凉。后者,很天真,很兴高采烈,很忧伤,像一棵向日葵,或者小马驹。
        其余,董桥《景泰蓝之夜》。富贵而有闲,柯平《日常蔬菜小史》蔬菜里有历史,马叙《装一朵云玩,怎么样》,马叙兄由小说转战绘画,有趣。
        八月。我带余世存《一个人的世界史》去参加一个培训。我喜欢在每一个课间看几个片段。我喜欢老余这种从各个角度解读重建世界,因为立体而不轻易下结论的做派。
        用半天时间读完了华师大毛尖的《乱来》,是挺好玩的一本书。尤其是读到陈子善先生进京开会,卧车铺上已躺了个姑娘,子善先生“没挪一寸席”,一趟车二十六小时下来,“瘦了一圈”,只因为“那姑娘手上拿了本张爱玲”。
         迷上尤瑟纳尔, 被这个礁石般的女人的文字深深地吸引着。尤氏《世界三部曲》系列,借到其中的两部:《虔诚的回忆》《北方档案》。会有意无意地将她与莱辛,与门罗与杜拉斯与伍尔夫,相比。门罗像加拿大的小镇,清晰,冷静,莱辛是英格兰草地,潮湿,尖锐。伍尔夫,清洁,自怜。杜拉斯,自足,自恋。
        至于尤瑟纳尔,她的一位学生曾经这样形容她:“她像一个权威的男性,有一种自然而然就高高在上的方式。她像男人一样吸引我。我到现在都不能想象她烤面包或者拿吹风机吹头发的样子。我甚至猜她一天天用的都是中世纪的器具。我们都听说她跟一个女人生活,但谁也不敢跟她提这个事。我想她肯定没有孩子,也从没想过做母亲。她在我记忆中,就是一个石头刻出来的人。这种人不在现实之中,不在时间之中,因此也永远不会死。”
       ——当杜拉的作品铺天盖地,尤瑟纳尔,真的有点小众。
        这个18岁时打乱自己世袭贵族姓氏中的字母,把它重新排列组合成一个叫尤瑟纳尔的怪姓,将自己放逐于家族的谱系之外,终身未婚,因为厌弃母职,所以也未育的女人,是海浪,礁石,没有性别,没有国界,她构成自己的迷宫与王国。

       人生那么短,要与有趣的书在一起。 - 时间深处的鱼 - 时间深处,落英缤纷
 

         富俊《我的草木情缘》与黎戈《时间的果》一起读。书里都有草木气息。
        《草木缘情》迥异于我所读过的文学类的植物书。譬如,写西瓜,汪曾祺先生在《人间草木》里会这样说:“西瓜以绳络悬之井中,下午剖食,一刀下去,咔嚓有声,凉气四溢,连眼睛都是凉的”,是文人笔下绘声绘色的日常烟火;而潘先生《草木缘情:中国古典文学中的植物世界》则如此写:
        西瓜原产非洲,约在南北朝时进入中国,古人称为“寒瓜”,李白诗“酸枣垂北郭,寒瓜蔓东篱。”因其首在西部地区种植,宋代开始称“西瓜”,明清两代诗词多用西瓜一名,如徐渭诗“团团轮北斗,处处种西瓜。”
        系科学家的追根溯源,条分缕析。细细翻阅,举凡书中所及各类古代典籍中出现的植物品种、数量以及图表等均有非常细致的统计。单以《红楼梦》为例,先生统计出,前八十回每回出现植物种数多于后四十回,不仅如此,前八十回与后四十回植物种数的分布就大不相同……“以数字说话”,或可体现潘富俊先生作为理科生的鲜明特点,让文科生如我,击节赞叹。
而黎戈的书,因为私心里以为文字气质的某种接近,《私语书》,《因自由而美丽》《静默有时,倾诉有时》,每一本都喜欢,都一气儿地读完。
        《时间的果》里有新的东西。“你看了看书,就像树看自己的叶子”,这嗜书如命的女子,以叶为舟,说奈保尔的无寄,说茨维塔耶娃“无手之抚,无唇之吻”,说帕蒂.史密斯的青春,分明在读过的书里有自己的判断,取舍与重组。
一直自以为得意地保持着日常的阅读,而见到黎戈,才发现真正嗜书如命者的真实模样:每天至少八万字,以“保持神清目明的本事,并不向外渴求太多,包括物质上的清简,深爱旧物,绝不因各种诱惑乱了自己的分寸。”这样的黎戈,让人刮目。欣赏。
        暑假最后一单书,雷蒙德.钱德勒《漫长的告别》。熊培云《追故乡的人》。杜怀超《苍耳:消失或重现》。
        普里莫?莱维《元素周期表》是暑期读到最惊艳的小说。整本书分为二十一章,以二十一个化学元素作题目,几乎涵盖了作者的真实经历:意大利裔犹太人,出生在都灵,有一群可爱的亲友,爸爸是工程师,口袋里总装着书,认识所有猪肉贩子。莱维从小喜欢化学,上大学也学习了相关知识,这也有助于他在奥斯维辛集中营挺过11个月并幸存下来。战后,莱维必须面对现实的需要,重新架构自己的世界。把这本书看作是回忆录,一段历史,一曲挽歌,看作科学与文学的完美结合,都还是觉得的轻薄。
        读书,汗漫《一卷星辰》像一部好书导购,读到手痒,会随时下单。西斯内罗斯《芒果街上的小屋》,在阳光下,有温柔的光芒。《酉阳杂俎》到了。上海古籍出版社的出品与被我卸了红色外包装的中华书局之《长物志》放在一起,怎么看,都好。
        会脚痒。暑假最后一天,读文震亨《长物志》读到终于忍无可忍,一个人乘了高铁便去了苏州艺圃。点一壶碧螺春,对先生笔下一池嘉荷,园中清寂,香樟叶落如急雨,池中锦鲤斑斓,是奢侈中的奢侈。
        ——人生那么短,要与有趣的书在一起。
  评论这张
 
阅读(323)| 评论(6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