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时间深处,落英缤纷

今日相乐,必当喜欢

 
 
 

日志

 
 

我与广丰  

2017-10-30 14:31:47|  分类: 水流花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广丰:用一朵花开的时间相遇 - 时间深处的鱼 - 时间深处,落英缤纷
鱼丁酉秋摄于惠山古镇 


广丰校庆,现任校长陈庆丽布置的作业,隔了三十多年,许多记忆已经有些模糊了。文笔,只可以朴素来形容,看官见谅吧

——写在前面

1984年,我十三岁,随父亲转业回到无锡,就近去了广丰中学。

学校不大,有一个由煤渣铺成的足球场,在上面走着时,可以听见煤渣与球鞋底咔嚓咔嚓的轻微摩擦声。

班主任高文道老师,当时约莫四十岁左右(也可能更年轻些,你知道,学生对教师年龄的猜测会有很大的误差)喜欢穿一身藏青的西服,头发梳得滴水不漏,颇有老派绅士的风度。我在后来一篇题为《我的英格力士老师》的文章里曾经这样描写高老师:

高老师是那种类似于早期香港电影明星的中年男子,温和,再配上一口流利的英语,大略应该是迷人的。

初三的期末考试,同学小谢问我要去数学考卷抄袭,被监考老师发现押送至高老师处,我与小谢已经哭得天塌地陷。MR高只说下不为例,一时更是感动得日月齐辉。我所以格外用心学外语。

忘了什么原因,被老高批评,恰逢老高开课,全市无数老师面前,老高无比卖力,偏偏有一处无人应答,老高用他香港男明星的眼睛恳求下面,同学纷纷低头讨饶。我会,偏故意将头转开,像赌气。老高犹豫片刻后点我的名字,我半气恼地站起,从容应答。老高连珠炮的追问,我下雨般地回答,一时赢得满堂喝彩。

高老师对我这个“外来户”似乎颇为器重,初三毕业时,还推荐我成为无锡市三好学生,而作为弟子的我,在毕业后竟然没有再回去看看高老师,想来也很不应该。还好,现在有微信,辗转找到高老师,我问他是否还记得那个黑黑瘦瘦的少年,高老师说:当然记得。微信头像上的高老师华发已生却风采依旧,因为练着太极,白色的练功服更衬得他多了几分仙风道骨。

在广丰,我遇到的第一个语文老师姓浦。浦艳老师那时大略二十出头,是典型的江南美人,鹅蛋脸,白净,有很纯净的眼神。

我回锡后写的第一篇作文是浦老师布置的《改写<石壕吏>》,浦老师在看了我的作文后睁着很纯净的眼睛,拉着我的手,说,你怎么写得那么好。其实,回想起来,不过是使劲用修辞一律地往华美上去罢了。

南方的孩子比北方要淘气顽劣许多,我记得很多次,浦被班里的男生气得小脸绯红,只能假装转身擦黑板抹眼泪。

我后来才知道,浦老师才刚大学毕业第一年任教,而我很幸运地成为浦艳老师的开门弟子。究其实,浦老师的温和,善良,内敛,或许很大程度上潜移默化地成为日后我做一个好的语文老师的标准。事实上,当我成为教师后,与浦老师偶尔也会在市里教研活动上遇到,浦老师在业内的评价极高,每个人都喜欢着她的美丽与坚强。而一晃,浦老师也已退休,却依然美丽动人,几乎就是岁月从不败美人的现实诠释。

初三的语文老师叫宋世杰,我记得他温和的黑框眼镜,记得他慢条斯理地教我们《谈骨气》;记得宋老师让我代表学校去参加无锡市的作文比赛......那么多年过去了,据说,宋老师早去了别的学校,不知道他好不好。

物理老师似乎姓张,名字不很记得了,印象中,是颇为傲慢的人,上课时总歪着头,一副睥睨众生的表情,很有鲁迅先生笔下范爱农“眼球白多黑少,看人总像在渺视”的模样。我那时刚从山西回来,“杠杆”一章老师另有一种解法与张老师不同,他很认真地歪着头,让我从头说一遍山西老师的教法,第二天在班上解释了这种解法,并盛赞了我。其实,作为天资平平的我,不过依葫芦画瓢,张老师的虚心却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进入初三化学老师杨颖,后来在无锡教育界颇有名气,那时,大约也就三十岁左右,短发,大眼睛,温和,让每一个遇到她的孩子很容易就爱上化学的神奇王国。

数学老师姓杜,喜欢笑,一笑牙齿雪白。我后来在江南中学任教,遇到从外校调来的杜老师,似乎胖了,也黑了许多,不复年轻时的倜傥。去年,杜老师正式光荣退休,偶尔回学校,被一群零零后的学生团团围住,一口一个老杜老师杜哥杜爷地乱叫,老杜咧嘴一笑,依然牙齿雪白。

进入八中,才知道当初回到无锡就近所上的学校实属第N流,怪不得我考年级第一,与第二名可以超出六十余分。不管怎样,想起广丰时,那里的老师是温和的,似乎从未见到有老师疾言厉色过,也似乎没有什么学业压力。那里的同学是善良的。他们很容易就接纳了一个曾经忧郁的少年。在85届广丰中学的微信群里,我不很说话,可是,我也喜欢我的那些和我一样即将奔五的老同学们,欢天喜地说旅游说股票,快乐每一天的样子——他们是我生命中最朴素的模样。

做老师后,去广丰听过一次课,曾经的老师大多退休了,学校变漂亮了很多,尤其是宽阔的绿茵场,奔跑着的少年,让人感慨青春真好。春天的时候,紫藤开得很好,喜欢着紫色旗袍的校长陈庆丽迎风而立,宛如紫藤花开。在她的微信里,跟着她为广丰女足征战足坛呐喊,为各项活动如火如荼的展开喝彩——这是一个把学校当做一项热爱的事业做的人,这样一个热爱生活的美女校长,有情怀,有担当,广丰,会有更广阔的丰收。

祝福我的母校。

  评论这张
 
阅读(306)| 评论(2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